欢迎访问临沧市普法网站集群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临沧市 临翔区 云县 耿马县 双江县 凤庆县 镇康县 沧源县 永德县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法治文化 > 法律故事 > 内容
今天是:

一位戒毒者的母亲

2016-03-14 15:22:44 作者:本站编辑      来源:中国普法网     
浏览字号
特大 特小

    第一次见到张妈妈时,正值深秋季节,我还在戒毒所大门值班。她提着一包衣服,提着一袋食品,红肿着眼睛,一步步地走向值班室小窗口。

  “同志,我想看看我的儿子。”老母亲说这个话时显然声音已经走调了,没说完就流下了一行泪水。

  “老妈妈,你别难过,慢慢说吧。”看着这位老母亲的面容,我从心里有了更多的同情感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

  “我那个逆子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,是前天刚送来的。我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后,今天就来看看,给送点衣服。你看行吗?”老母亲那双期盼的眼睛注视着我,好像急切地就要听到我对她的答复。

  “我这里按你的身份证登记一下,请你再到管理科去办理别的相关手续吧。”我给这位老母亲解释道。

  等我登记完后,这位老母亲提着东西慢慢地向着机关走去。

  看着老母亲背影,不仅仅使我想起了一个古老的故事:从前,有一个儿子索尽了母亲身上的一切之后,还用贪婪的目光盯着老母亲。可怜的母亲问儿子:“儿啊,你还需要什么?”儿子不加思索地说:“我想要娘的心。”听了儿子的话后,娘就把自己的心掏给了儿子。这个儿子捧着娘的心,便活蹦乱跳地向外跑去,一不小心摔了一跤,把娘的心摔在了地上,这时娘的心问:“儿啊,摔疼了吗?”

  这位戒毒人员,你是否也是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呢?你看到了自己母亲那一颗为你跳动的心吗?

  第二次见到张妈妈时,我在大队工作。那天是全所规定的大接见日,根据大队工作安排,我负责管理戒毒人员的接见登记工作。

  当我刚带着张某来到接见室时,那位曾经在大门口见到过的老母亲一眼就认出了我,激动地和我答话。他指着我身边的张某说:“这就是我的儿子。”

 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,张妈妈结束了和儿子的接见,她急切地又和我说起了她那儿子。“管教,我儿子到底现在改了没有?”看着她那急切的眼神,我说:“你儿子现在还处于康复期,每天除进行集中训练和理论学习外,参加习艺生产劳动,反悔自己从前违法行为。从这一段时间看,你儿子能够遵守所队的规章制度。”张妈妈急切的心好像放下了似的。“那就好。感谢你们了!”她激动地说。“那就让你们费心了,我也希望我儿子能在你们的教育下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。不过我儿子年龄还小,你们劳动时多给点轻活叫干。行吗?”张妈妈还好像不放心地对我说。“你就放心吧,我们会用最好的方法来教育矫治他们,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,给家庭和国家建设出力流汗。”“好,好,那我就走了。”张妈妈她一步一回头慢腾腾地又向着大门走去……

  这次我看到的张妈妈明显头发花白了,走路的速度要慢得多了,俗话说:“养儿为防老。”这个儿子为她老人家干了些什么?又想了些什么?

  第三次见到这位张妈妈,是张某解除戒毒的日子。

  那天,阳光正好,张妈妈看着已经办好手续的儿子,心情十分激动,一把鼻泣一把泪地对儿子说:“出去后要学好,要重新做人。记住教训,要把管教说的记在心里才行。”看着这个激动场景,我们民警也希望张某能走出一条新的人生之路。

  突然,张妈妈拉住一位民警的手问:“你们说他彻底改了吗?”那位民警笑着说:“大妈,你就放心吧,在这里面他表现好我们才提前解除。回家还要继续教育,让他努力适应社会才行。”张大妈又说:“我怕他回家又和原来的狐朋狗友在一起,还是留着他在你们这里干吧。我家里也一个人,他爸去世早,没有能力管他。”张某听妈妈这么一说,低下了头拉着妈妈的手说:“我回家一定听你的话,做个孝顺你的儿子不成吗?”那位民警看着张某和他妈妈说:“我们这里是教育人的地方,表现好了,我们严格执行规定。老母亲的心思我们懂,但是留下来是不可能的,也没有这项规定和政策,生活靠自己创造,他还年轻呢,希望还大着呢……”

  看着张某搀扶着母亲离去,我的心里生起前未有过的一种滋味。是啊,家是人生的港湾,父母就是儿女生活的码头,出海时,掌握方向的还是儿女自己……

  (作者单位:陕西省宝鸡市金河强制戒毒所)




浏览次数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