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临沧市普法网站集群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临沧市 临翔区 云县 耿马县 双江县 凤庆县 镇康县 沧源县 永德县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法治文化 > 法律故事 > 内容
今天是:

树倒猢狲散:石崇的靠山及其被杀

2015-10-27 16:09:44 作者:本站编辑      来源:检察日报     
浏览字号
特大 特小

赖晨

公元300年一天的正午,西晋京城洛阳长安东市,黑压压的人群把刑场围得水泄不通,围观的目光有鄙夷、嘲讽,更多的是错愕:富比国舅王恺的大富豪石崇怎么也有这样的下场?随着石崇的被杀,其巨万家产也被当权的司马伦、孙秀等人吞没,抄家者发现账册上的水碓(水力舂米作坊)有30多处,奴仆800多人,无数的珍宝、钱财和房产。石崇之所以能富贵几十年,那是因为他有过不少靠山。

第一个靠山是他的父亲石苞。石苞仪容英俊潇洒,能文能武,有才智,善谋断,青云直上,官居总理(大司徒)。因为父亲位高权重,所以除了大哥石越早夭、二哥石乔失宠外,石崇兄弟几个都很有出息:三哥石统官居部级民事委主任(大鸿胪),四哥石浚官至副部级皇帝办公室副主任(黄门侍郎),五哥石 为厅级市长(阳平太守),才23岁的石崇也已是县处级(河南省修武县令)了。272年,石苞死了,这个靠山没了。

石崇的第二个靠山是晋武帝司马炎。石崇像他父亲,确实有两下子,把修武县治理得井井有条,被上司视为能吏,每次考核都是优秀。司马炎观察他多时,觉得他是功臣子弟,又有才略,便把他提拔身边任副厅级秘书(员外散骑常侍),不久又升迁为厅级市长(城阳太守,城阳郡即今山东省莒县)。280年,司马炎调动百万大军南征东吴,亲自提拔石崇为副军级的南中郎将,要他建立功勋。东吴灭亡后,石崇因协助破吴有功被封为省部级的安阳乡侯,几年后被封为封疆大吏———荆州刺史兼南蛮校尉。天下一统后,朝廷把全国分为l9个州,荆州即今天的鄂湘两省,最为重要。在司马炎看来,东南新附,人心不稳,非干才不足以治理,于是便任命亲信石崇为此处的军政首长,把整个幅员辽阔的两湖地区都交给他管辖。没想到石崇辜负了司马炎的器重,为了发财竟然当起强盗官员来,他网罗一批亲信杀人越货,不仅商贾,就是外国来朝贡的使节,各地向朝廷输送税收的马队、船队,均被他洗劫一空。但,袒护他的司马炎也只是把他调回京城了事。290年,司马炎死了。

石崇的第三个靠山是王恺。石崇也非一门心思在荆州搞钱,也想方设法打点京城各位大佬。他得知晋武帝舅舅、权贵王恺想制鸩毒,苦于无原料。鸩鸟是生长在长江以南的特种鸟类,他便派人在原始森林中广为寻找,后来得到了一只鸩鸟幼雏。鸩是剧毒,人服下一点便要死亡。王恺制鸩,欲杀何人,石崇管不了那么多。他只知道王恺权倾中外,他的需要必须加以满足,于是派手下小心翼翼地把幼鸩送到王国舅家里。司马炎死后,王恺也过气了。

石崇的第四个靠山是贾谧。290年,在位25年的晋武帝死后,白痴儿子晋惠帝司马衷即位,司马衷有一位狠辣、野心勃勃而又愚蠢的皇后贾南风。大权在握的贾后放开手脚弄权,她委任亲信党羽出居要职,姨侄贾谧(妹妹贾午儿子,本名韩谧)任集团军总司令(后军将军)。贾谧少年得志,权倾朝野,只要是贵戚富豪以及海内文士,无不趋附奔走于他的门下。石崇及其外甥欧阳健、潘岳等人也是他的文友、酒友,或者说是他的“篾片”、帮闲、帮凶,给他吹喇叭,抬轿子的。别人如何拍马屁就不必说了,单是石崇对贾谧的谄媚,就达到了肉麻的程度。石崇外出,只要在路上看到贾谧的车队,就立即从车上下来,望尘而拜,卑佞到如此地步。

贾后专权,昏天黑地的“八王之乱”便像熊熊烈火般燃烧起来。其中的一位,便是司马懿第九子、晋武帝的叔父、赵王司马伦。300年,心怀不轨的司马伦采取家臣孙秀计谋,起兵诛杀了贾后和贾谧等人;在做了几个月的宰相后,第二年干脆废了惠帝,自立为帝。

石崇如此卖力投靠贾谧,无非是想找一个靠山,永保富贵,没想到这个靠山是纸糊的,一碰就倒。贾谧被杀后,司马伦整肃其党羽,石崇也被削职为民。被罢官的石崇,不免黯然销魂,衰败之气笼罩在其头上。孙秀趁火打劫,向他索要爱妾梁绿珠,被气愤的石崇拒绝了,但石崇知道孙秀不会放过他,所以他就找了最后一个靠山———晋武帝第十子、淮南王司马允。

石崇第五个靠山司马允。“擒贼先擒王”是显而易见的道理,要对付孙秀,无疑要先扳倒司马伦。石崇差人火速去邀外甥欧阳健与好友潘岳,前来石府议事。孙秀发迹前,曾在潘府担任小吏。潘岳恨他狡黠无行,动辄加以鞭笞。等到孙秀当上中书令后,潘岳自然是惴惴不安,忍不住试探性地问孙秀道:“孙令公尚记得前时在敝宅事否?”孙秀却咬文嚼字地说:“中心藏之,何日忘之!”潘岳知道孙秀怀恨在心,于是终日忧惧不已。

石崇与欧阳健及潘岳仔细研究了态势,认为唯一可加运用的,就是淮南王司马允。司马允与司马伦一向不和,倘若加以怂恿,劝他起兵讨伐僭称帝号的司马伦,成功的胜算可保无虞。此后,洛阳石府与淮南王府信使不绝,日夜联络相助的力量。孙秀听到风声,连忙向司马伦告急。司马伦大权在握,于是表面优礼,暗地里夺去了司马允的兵权,其办法就是升他为太尉。司马允焉有不知个中玄虚的道理,于是称疾不肯应命。

孙秀矫诏斥责司马允抗旨,派遣监察部官员(御史)刘机往收淮南王印信。司马允怒叱道:“孙秀何人,敢传伪诏?”于是拔出佩剑欲杀刘机,刘机吓得魂不附体,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淮南王府。司马允率领帐下亲兵700人冲出,大呼:“司马伦谋反,我要进攻他。”许多人前来归附他,一路呼啸迳奔宫阙,司马伦与孙秀督众死战,左右死伤了l000多人,箭如飞蝗,情况非常紧急。从清晨7点激战至午后3点。司马伦的儿子司马虔秘密邀约勇士,以富贵相许,派遣军官伏胤带领400名骑兵从宫中冲出来,手拿空白诏书,伪称有晋惠帝诏书给司马允。司马允不疑有诈,开阵下车接受诏令,待到见面,伏胤突然拔出佩剑,刺入司马允胸膛,余众顿时惊骇逃散。29岁的司马允既然遇害,司马伦志得意满地下令严肃余党。于是,石崇、欧阳健、潘岳等人均在收捕之列,梁绿珠跳楼自杀,石崇等被斩首东市。

有人认为,贪婪残暴的石崇谋富有术,但保身避祸无策。其实,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。从石崇抢劫第一笔财富起,就为自己的死亡埋下了伏笔。那些被他抢劫的人,那些被他杀害的客商及其亲友,能不报仇雪恨?再说其巨额不义之财及用其换来的绝代佳人,均是黑白两道所垂涎的目标。财富美色,都是被人喜欢的稀缺资源,也是带来祸害的根源。石崇既拥巨额钱财,又占有绝色美女,二者集于一身,而靠山又一个个倒了,无人庇护他,怎会不招祸取辱、家破人亡?


浏览次数
分享